笔趣阁 > 南宋异闻录 > 第273章 心难相映
    “大王,王后来了!”

    听到这句话,杨瀚手里的箭顿时一停。

    他正跟谭小谈在做投壶游戏,谭小谈的武功比杨瀚高明多多,也就是有心让着他,不然凭着小谈的腕力和眼力,杨瀚就只剩下吃土的份儿了。

    一听徐诺上山,杨瀚正欲投壶的动作一顿,小谈飞快地看了杨瀚一眼,神情有些不自然。

    虽然与杨瀚双宿双栖的是她,可毕竟那徐诺才是杨瀚的正妻,这个名份她是夺不了的,一听徐诺到了,饶是谭小谈一向无所畏惧的性子,竟也生出几分怯意来。

    那种怕不是怕徐诺,只是怕在徐诺和杨瀚之间,她无法自处。

    “哦,请她到这里来吧。”

    杨瀚手上的动作只是顿了一顿,便又比划了一下,刷地一下投出一箭。

    本指望这一箭投中,显出他的心中镇定,奈何那箭却仍是投得歪了。

    杨瀚心理很强大,还真不是因为这位只常闻其名,不常见其人的王后来了有什么惶恐,是真的技术不行。

    一阵环佩叮当,徐诺袅袅而入,一件靛青色镂金花纹的衣裳,既得体又端庄,显得优雅而高贵。

    只是那收得恰当好处的腰身,袅袅娜娜的,透出几分并不影响其高贵优雅的妩媚来。

    看得出来,这段时日不见,徐诺既要主持几座大城事宜,又要安排出兵瀛州之事,还要平衡徐氏各房获得的利益分配,使她的容颜更清减了些。

    精致的瓜子脸蛋儿上,一双有神而灵动的眼睛,显得更大了。

    她从门口走进寝宫大殿,阳光正侧在她的娇靥上,肌肤剔透得反映出莹润的光来。

    她甫一入厅,便带起一阵淡淡的香草芬芳,虽然若有似无,却怎么也不会消失,彷佛她那吹弹得破的肌肤就在鼻端,令人闻嗅不倦。

    谭小谈吸了吸鼻翅,悻悻地想:“是京都青影堂的胭脂,早知道,人家该带几匣回来的。

    偏就她爱显摆。”

    一见杨瀚正作势投壶,徐诺嫣然一笑,漫移莲步,款款走来,嫣然道:“满朝文武怒发冲冠了,大王还有闲情逸致在此嬉玩呢。”

    杨瀚没有扭头,只是看着前方的箭壶,比划着远近,悠然道:“寡人不在乎啊,若不是这样的时候,王后怎肯回宫,来见寡人一面?”

    杨瀚抬手一掷,那箭划了一个弧形,唰地一下正入壶中,杨瀚很满意,终究是没在徐诺面前丢脸。

    杨瀚向谭小谈示意了一下,走到椅上坐下,谭小谈跟过来,在旁边锦墩上坐下,端过一盘葡萄来,用银签儿剔了葡葡核,剥
第273章 心难相映(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