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342章 关系户与可怜虫
    千羽流对不起很多人,星刻郡统计司头号走狗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他就跟炎统的衔蝉尘尘一样,栽赃陷害,杀人放火,除了调戏妇女以外,千羽流什么事都做过。

    有时候乐语也觉得,千羽流死在阴音隐的背刺里也算是好事,不仅让白夜追认洗白他的名誉,而且还让千羽流逃过了未来的审判——功过不能相抵,未来不能作为现在作恶的理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在乐语死替千羽流后,他基本不碰脏活,就算动手也不会下死手,凡是被他下死手基本都是死得其所——林锦耀英勇就义,林雪恩因叛而亡,奎照死于狠毒……

    但你说乐语是不是就能问心无愧。

    他不能。

    林雪还好说,她的悲惨身世第一要归功于她爹她二伯,第二才轮到乐语这个动手的背锅侠,或者说千羽流就是一个让林雪泄恨的目标——所有亲人都死了,那就只剩下仇人作为活下去的动力了。

    千雨雅也没啥,乐语已经按照千羽流的计划尽力而为了,千雨雅自己得了冷血病可不能怪乐语——他们姓千又不是姓宇智波,乐语哪知道千雨雅心情激荡之下会直接转职工具人?

    但唯独奎念弱,乐语内心有一点点虚。

    跟她爹奎照没关系,如果能重来,乐语还是会把她爹撕成两半。但他和阴音隐合伙进行刺杀的时候,他不小心拉胯被奎照挟持住,阴音隐为了救他捅了奎念弱两刀。

    哪怕阴音隐是为了救自己,乐语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觉得过意不去。他不是那种能坦然接受‘必须伤害别人才能活下来’这种生存方式的人,不然他就不会成为‘银血之耻荆正威’,而是成为新一代‘黑荆棘’。

    而且奎照因他而死,虽然奎照是走到半路才流血流死,但总归是乐语干的好事,他不介意背负这笔血债。

    在面对自己所杀之人的女儿时,如果乐语还能无动于衷,那就说明这个世道已经改变了他的本质。可惜的是,或许是杀的人不够多,或许是活得时间不够长,他仍未被改变。

    他依旧是背负着道德十字架,有些矫情,好吃懒做,有色心没色胆的乐语。

    “你好,奎念弱同学。”乐语捋了捋红发刘海,侧过头看着图书馆里的时钟:“我想问问,这里有没有去年的全知之眼成绩表?”

    “全知之眼成绩表?”奎念弱微微皱眉,摇摇头:“没见过这种东西。”

    “白箱里也没有吗?”乐语有些失望。

    “全知之眼就是最近要举行,每年一度的考试吧?”奎念弱想了想说道:“二年级以上的学长学姐应该都看过成绩表,或许会有有心人记下来。不过像这种学生考试资料,基本都收录在三楼的档案室里,那里只有馆长和档案室管理员才能进,你或许可以去找馆长问问。”

    “那馆长在哪?”

    “馆长在三楼的办公室——我带你去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

    “不用客气,白箱里路很绕的,琴老师你第一次来让我带你走吧。”

    虽然乐语万般推辞,但奎念弱直接一溜烟跑到楼梯间里,转过身朝乐语招招手,他也只能跟着过去。

    “白箱
第342章 关系户与可怜虫(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