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 132:坠落
    一千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大雨倾盆的天气,同样是寂静无声的山峦林荫,但不相同的是,那时候的他站在山峦之巅,与之对抗的不是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怪家伙,而是天威浩荡的雷罚。

    那个时候的世道还不是如今这样,大地之上有着连绵不绝的山峰密林,也有着广阔的草原,和延绵不绝地河流。那时候的所有人都没有住在能量保护罩里,更没有离了能量保护罩后就剩下了满眼的黄沙荒原。

    而那个时候的他,还不叫什么毛若锦,而是叫——-蘭如瑾。

    上清门的蘭如瑾,生来便能通灵,以七岁幼龄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下一位门主。

    他本该是上清门的骄傲,更是门中弟子们的榜样,最后却成了上清门的禁忌,谁都不敢再提他一个字,门中典籍里,凡是与他有关的东西,都被抹除的一干二净。

    因为他犯了门规,不仅是犯了门规,更是坏了修士这一行里的大忌。

    十八岁的蘭如瑾第一次出山门,就遇上了那个让他不顾一切的人,从此上清门最闪耀的那颗星失踪了,上清门从老门主到小弟子都为此感到痛心,一门数百人满世界的找了整整十年未果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痛心的事实。

    可就在蘭如瑾失踪的第十五年后,蘭如瑾留在上清门的命牌却再次有了反应。

    当时已经年高八十余岁的老门主亲自带着数名长老和十多名弟子一起下山,循着一点蛛丝马迹,终于在祁连山找到了他。

    十五年后再次见到自己的传人,老门主差点没有当场去世,山巅之上的人哪里还是他悉心教导心心念念的爱徒,分明就是一个已经入了魔障的疯子。

    祁连山山顶上被设下了一个绝阵,而蘭如瑾自己则是这个绝阵的阵心。

    他身上纤尘不染的白袍已经血迹斑斑,清明通透的一双黑眸里已满是血气,俊美而淡漠的脸庞上,带着一种偏执,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找来的师父和长老们,平静地道:“来了啊。”

    老门主痛心疾首,“孽障,你这些年在外究竟做了什么?”

    修道之人最忌因果,偏偏这孽障的身上缠满了因果线,这样黑气沉沉的因果线,只有那满手血腥的嗜杀之人方才会有。

    看着痛心疾首的老门主,和同样一脸心痛的长老们,蘭如瑾却平静一笑,淡淡道:“没什么,只不过报了一些仇而已。”

    蘭如瑾静静地扫过他们,平静淡漠的脸庞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解脱的神色,“师父,如今我大仇得报,也该是去找他的时候了。”

    绝阵在他的话音落下后被启动,山顶之上狂风呼啸,天幕上的雷鸣更是响彻不断。

    蘭如瑾坐在阵心里,安安静静地跪地叩谢了老门主的养育和教导之恩,而后同绝阵一起,消失在了山峦之巅。

    所有人都已经蘭如瑾同那个可怕的绝阵一起消失于世间了,然而只有蘭如瑾自己知道,他没有消失,反而长长久久地留在了这个世间。

    因为他要找到那个人,所以他以身为祭,换取永生永世不入轮回的代价,长长久久地留在了人世间。

    蘭如瑾成
132:坠落(第1/3页)